3211529 0 (1)

(阿...封面...。・゚・(つд`゚)・゚・) 

 

 


書  名:閨趣(高門醫秀)
作  者:薛行衣
類  型:架空歷史、古代言情、宮闈宅鬥、身世之謎、忠犬
連  載:起點女生網首發 
進  度:完結+番外
出  版:說頻文化
人  物:陸思瓊、龔景凡、陸思瑾、秦沐誠、隆昌公主、蕙寧宮主、周嘉寧...等
其他作品:
簡  介:
陸思瓊出身高貴,容姿絕色,滿腹醫經,是京城最拽最傲嬌最牛掰的姑娘,這開了掛的人生本該衝鋒陷陣,殺遍宅門無敵手的。
奈何起點太高,對手自動和諧,生活了無生趣。
終有一日,那個更高貴更絕色更拽更牛掰更傲嬌的男人出現了!
這日子啊,才算是有趣了起來。
一句話簡介:牛掰男女,閨中逗趣,相愛不相殺……

 

看完全部,某熊實在沒感受到男主牛掰啦,只有滿滿的忠犬感!(笑
已經連棄了好多篇古言宅鬥類型的作品,總算來一篇文筆ok,劇情ok,人物描寫不錯的古言宅鬥文了...OTZ
本來看文案還以為是女主行醫走遍各宅然後發光發熱(?)的爽文風格,結果意外的並不是這樣(哈哈),女主是本土的,因為出生好所以生來就以自身是嫡女而擁有某種高人一等的優勢,並非是說她會自傲,而是對其身分有認知甚麼事可為甚麼事並不需要去在意,因自幼尚母大多是被外祖母家寵著養大的,比起自家反而跟外祖母家教親近,女主因自小體弱,而跟自小在身邊照顧的一名懂醫術的女子學習醫術,後面很多人物的出場和故事發展都由女主去行醫這個設定而展開。
大概前1/3是在說女主和其周遭的人、事還有因為行醫而陸續出場的人物,女主跟男主算得上是青梅竹馬,從小就認識,但非深交,故事慢慢進展女主會因為某件重大秘密而和男主訂親,兩人之間的接觸也開始變多了,然後就可以看到這位男主是如何的帶有霸道、硬脾氣、耍賴、撒嬌、甚至帶有傲嬌感?!XD,越到後面男主根本完全往忠犬之路完全不想回頭了XDDDD~

取這段男女主訂親後的第一次談話...已經可以稍微窺見男主彆扭的模樣了XDDDD~:

她徑自沉默著,本站著的人卻慢慢挪向了她,轉眼便至跟前。
龔景凡凝向她,眼前少女生得桃羞杏讓,眉黛春山,眨眸間,說不盡的靈動秀氣。
他啟唇即問:「親事,你同意了?」
聞者抬眸,對方雙眼如潭,深邃犀利,正緊緊的鎖著自己。
這門婚事,她之前就有所心惑,外祖母與蕙寧公主商議得再好,然眼前人若不同意,必費波折。
此問話,是表示生氣還是反感?
無奈這人情緒藏得太深,陸思瓊亦不願去揣摩,只認了字面意思便點頭,輕輕回了個「嗯」字。
誰知有人就非要深究,追問道:「你喜歡我?」
陸思瓊愕然的望過去。
她之前沒怎麼與他獨處過,印像還停留在兒時,那會子龔景凡並非如此高傲,反倒像是個鄰家大哥,待人接物都格外有禮。
只不過後來她搬回德安侯府,離開周家後彼此少了往來,只在閨中偶有聽說他圍場如何英勇、騎射如何精湛等傳言,卻並不怎麼接觸。
而這兩年,每每瞧見他,他渾身都是副「生人勿近」的氣勢,陸思瓊不愛碰人冷臉,亦不過點頭而過。
是以,對方突然問出這話,讓她一時瞠目無語。
龔景凡見她不答話,開口再問:「既不是對我有情,為何同意嫁我?」
這人整得一臉嚴肅,認真的模樣倒顯得陸思瓊再不說話便成了矯情。
她不答反問:「那二爺是同意還是拒絕了?」
他都能問出來,自己為何不敢接話?
聞者眉頭微皺,兀自強調:「我先問的。」
語氣漸高,倒與他勁的面容有些違和,卻像在使性子。
陸思瓊柳眉微挑,平心靜氣了說道:「找不到不嫁的理由。」繼而又出言提醒:「該二爺作答了。」
「我,」龔景凡微頓,挪過了視線回道:「我也沒拒絕。」
「這便是應了?」
陸思瓊突然起了玩鬧的心思,懷著還之彼身的心理問道:「按二爺的道理,是得喜歡才會娶了?」
「你別自作多情。」
龔景凡急急開口,剛觸及她目光又忙別過,辯說道:「誰說我喜歡你了?我就是來問問,你們女子,難道不擔心嫁錯郎嗎?」
眼神卻不敢再看過去。
陸思瓊自然知曉他是不喜歡自己的,剛那一瞬亦不知為何起了捉弄的心思,不過瞧著他泛紅的雙耳,本總繃緊的心情倒驀然輕鬆起來。
這人忒得有意思,一句話都說不得的,還主動來扯這種話題。
她抿唇壓住笑意,繼續順著對方的話接下去:「二爺都不擔心娶錯妻,我又為何要愁這個?」
龔景凡餘光覷去,就是沒側身,瞧見對方清眸內的精光,暗道莫不是在嘲笑自己?
心生懊悔,早知就不那麼問了。
他生性好強,誤會對方看低了自己,脫口就回擊:「婚事決定你們女子的一輩子,又不會拘著我們男兒,難道你不該仔細考慮麼?」
問話剛落,自個就鎖了眉,回神發現少女眉眼處原本的笑意不在,解釋之詞便如鯁卡在喉間。
陸思瓊將他剛剛的話,聽成了對方默許一妻多妾的意味。
成親後會定下女子的一輩子,卻沒拘住男兒。所以,他便是覺得就算妻不如意,往後有的是機會尋對的人,這也是剛剛那句「沒拒絕」的深意?
哪怕知曉父母之命的婚事不能期盼太多,可現在對方就說這話,聽在陸思瓊耳中自是不好受。
她斂去了早前的嬉俏表情,福身正詞說道:「外祖母為我安排的,我便接受。」
龔景凡的眸中就浮現了惱意,原來是因為長輩授命……
他肅身追問:「你的意思是,如果老夫人為你說親的是旁人,也會同意?」
陸思瓊心中堵著氣,毫不猶豫的應「是」。
龔景凡少年心情,悒悒道:「你怎麼能這樣,一點自己的看法都沒有?」
語速都不知不覺得快了起來,口不擇言道:「是你嫁人,又不是老夫人嫁人,你聽她的做什麼?要知道這往後的日子,還不都得你自己過。
你若是瞧不上我,說句不想嫁能有多難,非得委屈自己。你現在不說,成親之後如果成了怨偶,相看兩相厭的,你到時找誰哭去,你怎麼能這樣沒主見?」
「我本來就沒主見,難道二爺您有?」
陸思瓊早已被他挑起惱意,現又被這般指責,也忍不住嘲諷了回去:「你不還是聽了蕙寧公主的話?」
「你,」他容顏忿然,伸手指了對方,最後泄氣般咬牙道:「你根本不明白,真是愚笨!」
陸思瓊瞪眼,他罵人!
「我回去就拒絕,不會有定親的,你既然那麼隨便,那找別人去。」
龔景凡怫然作色,繞過對方就走向門口。
那腳步跨得極大,可真走到門口的時候,卻又停下了。
他等了片刻,身後總無動靜,最終還是轉身。
正見對方瞅著這邊,便緩了情緒想等她先開口。
陸思瓊本百感交集,半晌沒反應剛剛的對話是怎麼回事,自己居然會和寡言少語的龔景凡吵起來?
還親自將外祖母替她籌謀的好親事推拒掉,正矛盾著該如何交代,可著實沒準備留住龔景凡。畢竟,這人現在都能說出那種話,往後還不定怎樣呢。
看著道貌岸然的,怎知年紀輕輕就存那等心思,真是男大十八變。
她是覺得這樣的人不嫁也罷,並不可惜。
可眼下,他到了門口又停下,還轉過了身,便不由換上了副靜觀其變的心態,饒有興緻的望過去。
龔景凡侯了半晌也不見對方說話,先「哎」了聲,才彆扭的問她:「你沒什麼要說的?」
陸思瓊搖首。
「你真沒有?」
龔景凡重複,「你不再不說,我回去就跟我母親說,咱不定親了。」
陸思瓊還是不語。
龔景凡惱羞成怒,「你小時候不這樣的,怎麼現在變得這麼笨?」說完掀起簾子,就急急得沖了出去。
被留下的人只覺得莫名其妙,這連續被同個人罵了兩次笨,龔景凡到底怎麼了?
他與自己說了一通,最終也沒道個所以然來,難道就只是來吵架?
陸思瓊百思不得其解,過了好一會才提步。
可到門外,那抹早該消失在視線中的頎長身影,卻還在庭院裡。
他背對著自己,對著西牆,像是在賞花。
陸思瓊在石階處停了停,跟著直接去了自己的暖閣。
原專心致志看花的人回首,見倩影早已遠去,隨手拔了旁邊的花葉掌心合攏就是一番揉碎。
望著那到月洞小門,剋制著上前的衝動。
她怎麼可以這樣?
頗有幾分自怨自憐的心酸。


故事看到2/3處就慢慢進入女主身世的重要部分,這個算是主線,穿插女主跟男主培養感情的部分和女主和自家庶妹宅鬥的部分,來構成整個故事,基本上某熊最推的部分依舊是看男女主角相處的過程,加上本來還蠻擔心會爛尾的,結尾還OK,平穩的結束不算爛尾,作者在女主心境因為身世的關係而轉變的描寫不少,寫她的從原本的嫡女傲氣到後來的掙扎和羞愧都不錯,至少亮點沒被男主給蓋過去了。

某熊覺得這個作者很聰明,知道不少長篇文寫道婚後都會力道減弱甚至草草結束,所以她就...讓男女主最後一章成親.......=A=,甚麼婚後情況只能看番外簡單補完......呵呵。

 

, , , , , , , ,

御茶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